汝文臣

杂而不乱的xp

咱就是说,KU家都是什么白切黑

诶,这样看的话反而是苦先认识的白啊 ___ψ(‥ )

可以一磕,磕则请从,有没有太太写一写mie

放荡不羁的街头小混混和非法赛车的赛车手



一辆,小片段


做九日弟弟的泥塑真的超快乐,这是什么温婉隐忍的气质啊(*꒦ິ⌓꒦ີ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粉色的面孔藏在汗水和灯光的帘后,他一会感到缩小在炽热的火炉,一会又浑浑噩噩起来,只有癫狂的交融,绵软又带着筋脉的抽动。

律师摘了眼镜,低着头,汗湿的凉的碎发微微刺着他的脸,令他感到些微的烦躁,身下的人的身体又暖暖的烘着他,粉白的脸,软弱的眼,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孩子,微皱着眉,“..宋,老宋”他的推拒让他感到了窒息样的激情——是病态的,是残缺的,是他们共同承担的。

“我爱你”,他吻下去,不等那人的郑重和暗藏的羞怯,那些他所有不敢珍重的东西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但我只会yy片段(允悲)

快让更多的人看到可爱糯糯的弟弟吧,

落泪了,盆友们










谭司令,他真的,好诱(*꒦ິ⌓꒦ີ)






谭司令长得漂亮,不是那种女气的漂亮。他骨骼凌厉,眉眼线条却又很温和,皮肤白,嘴唇软,眼里总含着三分笑意,勾人得很。


“你这描述像对未出阁的大姑娘耍流氓”,谭司令第一次听到到如此真心实意的描述时表示非常不可以。


“你就这么看我的啊”,总是一副浪荡嚣张样的司令揉着自己的耳尖,因为身后贴上来的身体又抖了一下,从耳朵往上像抹了一层女人的口脂,滚烫又腻人,“你别闹啊,这可是办公区域”,他转身去推他。













日常yy,不会写文

哪位大佬能来那么一下

好冷好冷啊




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bug

就,挺秃然的 ´_>`

Q:快更文呜呜呜

不更,我是渣渣

。。。。。。我要看文



某天偶然发现少爷会眨眼(?)


他真的好可爱

善良些好吗,我打一篇哈德文我容易吗。。。



Malfoy家的少爷总为Potter屈服



一个脑洞         片段

渣男哈和真情心机婊德    

(没想到吧)

 哈利金妮提及

-

   仅满足个人的奇怪爱好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”,Potter转身离开,只留他一个人面对那个红发母鼬,这该死的,他恨恨瞥了一眼那个眼里含泪的女孩,也转身匆匆追上去。“Harry...Harry,Potter!”一直匆匆迈着步子的人终于停下来,让他追上去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”,让他在那个母鼬面前出丑,该死的,他可是个Malfoy!

“...什么意思,是你还爱她...”绿眼睛的男人垂下眼拉下Malfoy环着他脖子的手,“你知道不是”,他看起来没什么情绪,更像是在安抚,Draco还是从他的语气听到了一种不耐烦。

“Potter!”忍了好久的小少爷终于爆发,他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!如果不是Potter,如果不是Potter,这个该死的,詹姆斯家的儿子。

绿眼睛的青年只是垂着眼,却流露出一点贵族纯血特有的高傲。

“别这样”,最终他还是服软了。他们僵持不下,而绿眼睛的男人从来铁石心肠。只有他爱他,所以只有他服软。他抚上男人的脸,Malfoy家的小少爷又一次屈服了。身体缓缓的贴上去,保持了一个暧昧又柔软的距离,“好吧,Potter,我们回去,别让别人看笑话”。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小少爷真是温柔又可爱(对小龙是不是有什么误解),再婊也可爱(●—●).

-其实我觉得小龙真的挺温柔的,应该是个内心很柔软的孩子,甚至有点不谙世事的天真...是我滤镜太厚了么...我不管!( ー̀дー́ )







天光之下



哈德 天光之下



【致郁向】【略血腥】

 普通人AU      *角色死亡   意识流(或许)

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







他在跟踪我

金发的青年孤零零的身影,显现在天窗投下的一小簇光中,周围是静谧的阴影。


我不敢回头

面前是熟悉的案台,黑色冰凉的玻璃,擦洗干净的碗筷叠放着。

青年拿起刀,光亮的刃在他手腕上比划了一下,然后落在码好的菜上,他机械的动作。敲击案板声,菜茎折断时汁水的流淌,和疼痛下扑簌簌的颤动,他闻到了一股腥甜的芳香。


…他发现了

青年站直了身体,他拿起一截苍白又柔软的东西,像不小心切掉的白藕牙。这让他疑惑的歪了下头,空茫的目光定在半空,然后杂乱闪烁的垂下去。他在寻找什么,没有,没有,鲜红的汁液在案板上奔跑。

他抬起了刀,下面躺着一个被挤扁的西红柿。哦,他舒了一口气,然后扬起笑。拜托,请等一下,今天会有个完美晚餐。





银质的把手,倒映出一双沉静的绿眸。不知为什么,这双眼睛的主人,今天握住把手时,却奇怪的停顿了一瞬。

实木的门旋开,晦涩的黑暗涌出来。绿眸站在门口,断断续续的腥气亲吻上他的鼻尖。裤管无声的动了一下,黑透的屋里,只能看到一抹惨白挂在池边。

那是他的天使。

他为他新买的银绿色绸带,饱吸了猩红,揉皱了,堆在脚边,他曾尝试用它堵住那断开的血管,用他残缺了的手。

青年走过去,尸体软倒下来,露出平滑的肌肤下粗糙仓促的切面,蜿蜒在锁骨斜上方。那曾逃离了他生命的鲜红,现在已经安静下来,发出更加浓郁腥臭的味道。

他一定后悔了。

我不该放开你,他抱住他的天使。

血迹干涸在青年苍白的脸边,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已经混浊了,混着没落尽的泪。


救救我

你说什么,亲爱的。

他俯下身,侧过耳朵,

在天窗投下的一小簇光中。



「附一*  邻居说听到鱼掉在地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正在滑腻中翻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纤薄的尾轻轻地,拍打着」


「附二   922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被用警戒线围了起来」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:“他在跟踪我

       我不敢回头

       ……他发现了

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耳边是青年发颤的声音,带着点祈求和希冀。

     “唉,你在说什么呀,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  手机掉落下来,细碎的裂纹像毛细血管般蔓延。他看着那个瘦窄的背影颤抖着弯下去。绿眸的青年站在倾斜的阴影里,他的爱人,压抑着,发出急促而断续的喘息。

      天光将尽了,黑暗终落在他身上。冰冷的怀抱包裹住他。   “Draco.”






*这是一个黑哈(附一也可以看出……吧)

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

End.